布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布贴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我和鬼姑娘有个约会1[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1:25:41 阅读: 来源:布贴厂家

快高考了,学校的气氛显得紧张而凝重,大家都想靠高考取得一个好的分数来让自己上一个好的大学。特别是像小华这样的穷人家的孩子,高考几乎是唯一的出路,家里砸锅卖铁,父母忍冻挨饿,向亲戚邻居左筹右借,都要供小华上学。

小华出生在偏远山村,回家不仅交通不发达,而且还要爬六个小时的山路,所以,从读书记事开始,小华便寄宿在学校。他每天朝九晚五的学习,差不多每次都踩着宿舍门禁时进的宿舍,有时错过了时间,只好偷偷去爬栏杆,好几次都摔得他龇牙咧嘴的,但他仍旧如此。他坚信勤劳致富,他也不能辜负了父母和村里人的期望。

某天,小华回宿舍时,发现有个女生单独地坐在学校湖边的小石板凳上,呆呆地望着前方。现在已经是秋转冬了,然而那个女生却还是穿着夏天的裙子和单薄的短袖上衣。

小华拢了拢衣领,顿时感觉没有那么多风从他的领口窜进去,暖和了不少。他觉得他还是应该好心提醒一下那个女生,这个时候感冒了对身体对学习都不好。

他快步走向她,半弯着腰,想靠近点她好说话,无奈冬季的夜晚很黑,此时天空又没有月亮,他根本看不清这个女生的脸。

“你好,很晚了,这里这么冷,你还是快点回去吧。”

可是,他等了一会儿,也没听见她的回应,她甚至连点头摇头这种基本的动作回应也没有。

小华以为他说太小声了,所以她没有听到。于是他又问了她一遍。可是,她依旧没有任何回应,眼睛呆呆地望着前方。

小华看着宿舍那边的灯光仅剩几盏了,想必门禁的时间也快到了,他今晚不想再摔入草丛中惹一身草和荆棘了。

“那我先走了,你自己保重。”小华说完就直奔宿舍了。对于一个陌生女生,这样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可是,奇怪的现象一旦开始了,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第二天,他又在同一个地方见到了她,他又同样上去问候了几句,也是同样的单独一个人回宿舍了。

第三天,第四天依旧如此。每个人都有好奇心,只是程度高低不同。第五天,小华终于抵挡不住自己内心的疑问,他应该去问个明白。

“嘿!你在等人吗?”

她依旧一言不发,但他发现她的眼睛开始有了焦距。原来她看的就是男生宿舍的大门口。小华好似明白了。

“哦,你在等你男朋友吗?等了好多天了,你告诉我他是谁吧,我叫他下来,这样你就不用在这等了,这天怪冷的!”小华实在是看不下一个女生在这种寒风萧瑟的夜晚等男朋友,而且她是一直一直在等。

或许她真的觉得应该找个人来倾听她内心的愁苦,她失望地低下头,又摇摇头。

“我一直在等他,一直在等,直到我死前。”

她很平静地说完这句话,可是小华的脸却僵在似笑非笑中……

“你、你……死了吗?呵……呵,别说笑了。”

她慢慢地转过脸来。小华的心跳在那一瞬间像是停止了,他想看,却又害怕看到。直至她的脸面向小华,是个很清秀的女生,可能是因为脸和嘴唇完全没有血色,在寒风中显得更为单薄消瘦。

“不信,你摸摸我。”

她缓慢地将手抬起来,示意小华摸摸。小华的手微颤而缓慢地慢慢移动,直至触到她的皮肤,才发觉那异于常人的冰冷,那冰冷让他不自主地发抖。

相对于之前的震惊,小华这次比较镇定,虽然他很明白他现在正在和鬼聊天,还是一个漂亮的女鬼,嘿嘿!但是,他很清楚他所看到的的,正所谓眼见为实,耳听为虚,这两方面同时有了,什么都假不了了。就这么一个晚上,就推翻了他坚信了十八年的科学论,也打破了他对于鬼都是血淋淋形象的认识。

以后的每一个晚上,小华都会过来跟她聊天。在一起聊天的日子中,小华知道了她的名字,小花。果然是名如其人,有花般的年龄,有花般的样貌。小华不知道他为何而来,或许是像排解她的忧愁,又或许是想在为自己高考的压力找个出口。

>>鬼故事分页: 1 2下一页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