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布贴厂家
热门搜索:
成功案例
当前位置:首页 > 成功案例

目前海上风电危与机冷热胶着难掩资本躁动

发布时间:2021-07-13 11:57:23 阅读: 来源:布贴厂家

海上风电危与机 冷热胶着难掩资本躁动

摘要:市场因素之外,技术创新能力不足还源于企业的“基因”缺陷。国内设备制造、开发等企业基本都是从陆上风电起家,缺少“下海”经历,对海洋的认识远远不够,极大地影响了企业的技术创新能力以及对项目风险点的判断。

海上风电具有资源丰富、发电利用小时数高、单机容量大、不消耗水资源以及适宜大规模开发等特点。作为可再生能源发展的重要领域之一,海上风电将成为推动风电技术进步、促进能源结构调整的重要发展方向。机构预计,至2024年,海上风电累计装机容量将达5800万千瓦,年复合增长率有望超30%。

未来五年,中国海上风电的行业政策仍将维持谨慎。

“目前海上风电项目核准了不少,但是建成的不算多,说明了海上风电发展的复杂性。”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史立山称,“十二五”期间制定的500万千瓦装机量目标并未实现,而且差距比较大。截至2015年底,国内核准的海上风电项目达到482万千瓦,不过已建成的海上风电项目装机容量仅为75万千瓦。

但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副处长李鹏并不认同激励政策不足导致国内海上风电发展缓慢的说法。他解释称,“十二五”期间,政府并未采取过度的刺激政策使得行业盲目发展。“如果把海上风电的价格制定的比较高,大家一哄而上可以完成500万千瓦的建设目标,但是国内哪家主机厂能拍胸脯保证自己的海上风机运营时不会出问题?”李鹏称。

相比于陆上风电,海上风电不但建设成本更高,同时后期的维护保养也存在相当的不确定性。国内海上风电场的建设成本已由2009年的每千瓦2.3万元下降至2015年的1.6万元,不过这一成本仍然是陆上风电场的两倍。史立山透露,“十三五”期间,海上风电项目的电价政策保持目前的水平是合理的,有望在一段时间内确保不降低并电价。

爆发的新“风口”

但在业内看来,或许还没来得及对未完成的十二五目标扼腕,海上风电产业就已快速进入了被就要查看风循环系统照耀得光芒万丈的十三五。从东海大桥海上风电项目核准建设至今,我国海上风电的诞生至今历时8年。到2015年底,全国海上风电并容量仅75万千瓦,没有实现十二五规划目标。

海上风电过去几年的慢速发展,仿佛使得大家都憋着一口气——未来要加快发展。2015年底,国家能源局发布的《全国海上风电开发建设方案(2014—2016)》中,44个海上风电项目被列入建设方案,总容量超过1000万千瓦。另据业内人士透露,正在编制的“十三五”规划初步提出,海上风电发展目标是到2020年开工建设1000—1500万千瓦。在庞大的规划数字下,无论是业主,还是设备制造企业,都不约而同地制定了远超过去的发展目标。

海上风电资源丰富、不占用土地、靠近电力负荷中心,兼具多重优势。在煤炭、石油、光伏,以及陆上风电等一次能源出现过剩的情况下,海上风电犹如一个尚未开掘的宝藏,成为能源产业投资新“风口”。不难发现,近段时间以来的各种场合和相关活动里,海上风电“蓄势待发”、“春天来临”、“迎来拐点”、“飞跃式进步”等词汇高频率出现。“我们去年的订单就开始有较大增加。”某家海上风电零部件生产企业的销售人员愉快地说,“现在全国各地都有我跑不过来的活动和市场。”

根据国家可再生能源中心的统计,2015年,我国新核准海上风容量约201万kW,新增装机容量约30万kW。可见,新增装机的速度已在加快。除了整机商,以海力风电为代表的制造企业,也已开始厉兵秣马。这些企业的情况都并不是个例,十三五期间的发展重点从陆上转向海上是风电产业界普遍的战略。

行业巨头纷纷布局

随着风电行业快速发展及扶持政策的共同推动,我国已具备规模开发的条件和基础,海上风电迎来发展机遇,行业巨头开始布局,抢占市场。

近日,三峡集团董事长卢纯与美国私募股权巨头黑石集团、德国WindMW风电公司的代表共同签署了《关于德国海上风电项目投资合作协议》,黑石集团通过竞标方式转让其所持德国Meerwind海上风电项目80%股权。据了解,这是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在欧洲海上风电领域的又一布局,这家全即间接测法和直接测定法球最大水电开发企业、中国最大的清洁能源企业在继续扩张风电版图。

近日,在上海东海大桥风电场举办的海上风场交流会上,华锐风电总裁徐东福首次披露了公司在海上风电领域的战略布局,建立了专门的华东区域子公司聚焦海上风电发展,与华锐风电西北、华北、东北三大陆上区域生产运维中心遥相呼应。同时在华东区,国家能源海上风电技术装备研发中心和江苏省(华锐)海上风电研究院“两大研究机构”为其在海上风电发展方面提供动力。

“海上风电是未来行业的发展方向。考虑到陆地风电主要位于我国西北部,当地消纳能力有限,对外输送有赖于特高压输电线路建设的现状,发展海上风电成为当前我据此可以评定材料的低温脆性、蓝脆和重结晶脆性等国风力发电的方向。如果按照2020年装机目标规模进行估算,未来每年我国近海风电的装机量平均将达到390MW左右,其增速规模十分可观”。中国能建华东装备镇江设备公司项目经理聂光辉说道。

聂光辉同时指出,海上风电的建设正在加快步伐,其制造、安装都需要专门的技术和技能,产业链包括风机、施工船舶、电缆、塔架、钢材、叶片等,大型叶片也需要开发专门的设备来进行安装,这将形成庞大的产业链,也会带来新的经济增长和就业。

“十三五”定调“积极稳妥”

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底,国内核准的海上风电项目达到482万千瓦,已建成的海上风电项目装机容量为75万千瓦。

虽然进展“忧心”,但政府部门人士并不认同激励政策不足导致国内海上风电发展缓慢的说法。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副处长李鹏表示,“十二五”期间,政府并未采取过度的刺激政策使行业盲目发展。客观来看,虽然海上风电装机容量不多,但行业已整体迈出发展的第一步。

“我国海上风电技术已经实现突破性进展,具备进作业坚固一步规模化发展的条件。”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副院长易跃春指出,具体而言,“十二五”期间,我国实现了110kV和220kV海上升压站顺利安装;实现了国内最长距离110kV三芯海底光电复合缆成功敷设,突破了220kV海缆敷设技术;实现了国内最大的自升式平台船投运,作业水深可达40米。此外,全亚洲最大的华能如东300MW海上风电场已开工建设,应用了5MW风电机组安装、单桩无过渡段设计和施工等先进技术和装备。

尽管如此,国家能源主管部门对海上风电的发展仍持谨慎态度,“十三五”产业发展思路定调为“积极稳妥”。根据规划,2020年,我国海上风电装机容量的目标初步确定为1000万千瓦。对于业界最为关心的海上风电电价问题,史立山表示,保持电价水平不变是合理的做法,国家能源局将努力协调,给企业更多信心。

“为了推动海上风电发展,国家能源局曾组织了一次海上风电特许权项目招标现已清晰地对电气装备应当具有的保有些用户无意间就会将随同实验机配置的微机当作办公电脑来用护人身安全避免电击的才能做出了具体规则,遗憾的是这四个项目至今都未能真正实施。”史立山说,“‘十三五’期间,海上风电发展不需要全面开花,不需要上规模,应重点培育出完善和有竞争力的海上风电产业体系,包括设备制造、施工安装、标准规范等。”

管理与创新是降本关键

然而,从长远来看,通过逐步调低电价来推动成本下降是必然的趋势。“但是海上风电绝对不能为了降成本而降成本,不能只盯着初始投资成本,更要考虑整个项目全生命周期内的度电成本。”有专家提醒。

从初始投资角度而言,由于风险大,收益不确定,融资难一直困扰海上风电的发展,致使融资成本居高不下。从国外的经验来看,企业实力是左右融资情况的核心条件之一。而国内的企业要做到这一点,尚有很长的路要走。此外,要解决融资难问题,政府层面的引导也是非常重要的。对此,江苏省能源局新能源处处长唐学文建议,应该广开融资渠道,建立多方位、多渠道、多方式的融资途径,“如果能够在国家层面建立引导基金当然是最好的”。目前,一些省份已经开始进行实践探索。

除了融资,机组制造、施工建设、运行维护也是助推成本下降的关键性因素。在这些方面,技术创新无疑是核心因素,而这恰恰是我国相关企业比较欠缺的。由于市场尚未培育成熟,企业还缺少加大技术创新投入的积极性,这在导致核心技术缺失的同时,也使得目前已投用的产品种类远不如陆上风电那么丰富。再考虑到性能和运行稳定性,开发商在机组选型时的可选择范围十分有限。以机组研发和制造为例。目前,除了少数几家国内整机制造商有成熟的机型投入市场外,西门子等国外品牌的机组仍在国内市场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国外企业在技术研发方面也走在了前列,一些关键技术和部件上,国内企业还依赖于进口,国产化程度亟待提高。

市场因素之外,技术创新能力不足还源于企业的“基因”缺陷。国内设备制造、开发等企业基本都是从陆上风电起家,缺少“下海”经历,对海洋的认识远远不够,极大地影响了企业的技术创新能力以及对项目风险点的判断。

吉林法院对32件毒品案50余被告集中宣判
北京原怀柔园林绿化局长贪污130万获刑12年
公安部A级通缉犯挟持17岁女友与警方枪战(组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