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布贴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婚姻剩余男性出路何在

发布时间:2020-07-13 15:40:38 阅读: 来源:布贴厂家

农民工正成为“婚姻剩余男性”的主体之一,并有可能引发一系列社会问题。

“女大往外跑,儿大娶妻难。” 如今,在中国农村,尤其是偏远地区,大龄未婚男青年屡见不鲜;在乡村小学和幼儿园里,男孩比例明显升高;在长三角、珠三角、闽东南等制造业和服务业聚集区,18—25岁的年轻女工严重短缺,以往“满眼都是年轻女孩子”的服装厂不得不用部分男工来替代……有人说,这折射出“男盈女亏时代”已经来临。

目前我国除西藏外,其他省份都存在出生人口性别比偏高的问题。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的2010年《社会蓝皮书》指出,目前我国19岁以下年龄段的人口性别比严重失衡,到2020年,中国处于婚龄的男性人数将比女性多出2400万。经测算,届时将有上千万适龄男性面临“娶妻难”。

“我国出生人口性别比偏高已经持续20余年,累积效应已现端倪。” 南开大学经济学院人口与发展研究所教授原新说,男女比例协调本是自然进化的规律,然而在我国,出生人口性别比失衡已成为社会一大“顽疾”。

出生人口性别比也叫婴儿性别比,正常情况下,每出生100个女孩,相应出生103到107个男孩。由于男孩的死亡率高于女孩,到了婚育年龄,男女数量趋于均等。因此,联合国设定的正常值为103—107。

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我国出生人口性别比持续偏高。1982年第三次全国人口普查时,出生人口性别比为108.47;1990年“四普”时,上升到111;到了2000年“五普”时,跃至119;而2005年全国1%人口抽样调查时,更高达120.49,超出警戒线13个百分点,也就是说,相对于女性,男性盈余13%。

【即时通会员如是说】

剩女和“婚姻剩余男性”,一个处于社会中层,却上行无门,一个处于社会底层,却连基本的婚姻问题都难以解决,剩女和“婚姻剩余男性”几乎是难以交叉的两类人,也许他们和她们永远都不能相识,更不可能相爱结婚,但两者之间的悲剧性却是一样的,剩女和“婚姻剩余男性”不是健康社会应该出现的现象,至少说明这个社会病了,可谁来治呢?——张昂昂

莫非我们要进入一妻多夫制时代了?我想这是进化中的一个挫折吧,经历过这个残酷的阵痛,性别比例将恢复平衡。这是一个漫长的,痛苦的,也是危险的过程。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足够长的时间以后,一切都将过去。——龙在天

男女比例严重失调,这已经成为我们现在社会发展的趋势。也许从根本上说,这和我们传统的重男轻女的观念有关。愈发不平衡的性别问题。必然会造成一系列的社会问题。不过说回来,这个好像没有什么好的解决方式,我们总不能把男孩的出生率降低。——杨文

听到2400万这个数字,沾沾自喜、得意洋洋。只一会,猛然想起学生时代老师讲过的大专以上学历男女比例是女多男少,具体数字记不清。但心里又一阵恶寒。现在的剩女们都是好女,剩男们却不一定是好男。男人娶妻难!女人嫁人难,嫁好男人更难!——潘昕妙

婚姻剩余男性群体的成因大家都是知道的,除了传统观念主导人们生育取向外——特别是农村人口受这种主导更明显,社会生存环境也在为这个群体增添人数。婚姻剩余男性并不仅仅是娶不到老婆的男人的集合,也同样包括因条件不足而无法组建家庭的男士。由这个群体的组成去分析出路,绝不是仅仅提高女性出生比例就可以解决这一问题。毕竟,婚姻不是简单的物资分配,也无法按人头平均,组成婚姻关系是多种因素的合值,不是单一的累加。在今天的中国,决定婚姻的要素之一,是基本的物质条件,缺少了这一基础,即使是形成婚姻关系,也不可能成为稳定的家庭单元。—高能

造成生育比例畸形的原因有二,一是传统生育观念中,只有男孩才是后代的象征,在这种思想指导下,很多未成形的胎儿夭折腹中,尽管通过各种普及教育和法规的整顿,在城市中这样的悲剧开始减少,但广大的农村地区仍有待转变思想;二是社会整体环境造就了一种男尊女卑的状况,对同一制度的不同执行态度,使得女性在社会生活中要付出的努力比男性大得多,这样的区别对待存在于每一个微小的工作生活细节中,无时无刻不在公众头脑中留下“作男人更有前途”的印象,再投射于类似生育这样的重大决定上去。——娜娜

未婚男性群体扩大,所面临的不仅仅是一个婚姻出路的问题,随着大量男性的失婚,生育人口的基数在不断缩小,那么在二十年后,我们要面对的就是生育数字的下降。对于人口过于膨胀的中国来说,在短时间内这或许是一件好事,人口总数的缩小,意味的收入和社会福利的增加,意味着生活质量的提升。但在另一个方面,也意味着从事各项工作的人力短缺,生活压力的加重,更多的社会服务将出现空白,失去了劳动力优势的中国面对的是产业的调整,而降低消费人数的中国则必须让出世界第一消费国和第一市场的位置。——西门

一方面,大量男性在适婚年龄找不到伴侣,另一方面,大量女性超过适婚年龄仍待字闺中,成为剩女。可惜的是,这两大群体并不处于同一个市场档次,供给和需求之间根本无法进行调和与平衡。从这两大群体的形成,也可以看出,所谓婚姻剩余不仅和生育比例有关,也和社会层次的分级相关。当男女间存在着生存理解差异、文化差异、生活价值差异和生活习性差异时,即使比例相当,也难以凭比例构成婚姻。即使国家调整生育政策,这样的社会问题在今后几十年内仍然会存在。在物质和精神上弥合社会层次间的差距,减少社会层次的等级,也许才能对婚姻的选择和促成起到良性作用。——小白

在现有的婚姻模式中,“女低男高”成为一种公认的稳定婚姻状态,按照这样的思维,除非政府大比例扩大贫困和低于贫困标准人群中女婴出生数量,否则对属于社会底层的农民工群体,婚姻问题将很难解决。很显然,这样的思路和做法,无论是政府还是民间都不会采纳。此外,对于民间一直呼吁的允许生二胎的呼声,在解决婚姻剩余问题上,也未必会有多大的帮助。按照现有农村的生育观点,即使允许二胎,也只会是令未来婚姻剩余男性的数量以倍数增加,而绝不是希望中的人口比例平衡。婚姻剩余只是综合社会问题的一个表象,仅仅从婚姻角度探讨解决是远远不够的。——尚阶

宜昌定制西服

塔城设计工服

青岛工作服设计

相关阅读